第154章 赶尸人-天空地下城-
天空地下城

第154章 赶尸人

    云雪依依和赵云雪儿也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了元素法师渣派番茄,这自然是受井天的指示,井天打算在对方的攻击落井下石的空档期一举将番茄击杀,毕竟没有治疗的渣派家族几人根本不足为虑,即便是技能换血,井天也有绝对的信心胜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然而,当井天的方天戟就要将番茄斩落倒地时,令人措手不及的一幕发生了,只见一道白光落下,魔族所有玩家的血线得到了大幅度的回升。是谁?难道那个不显山不漏水的也是神农牧师?

    坐井观天未停下手上的攻击动作,扭头一看,便明白了一切,他在心中暗骂自己的疏忽大意:那个手持毛笔的渣派龙虾竟然是灵符师大类职业中的赶尸人!

    四十二职业中的赶尸人擅长复活刚刚死去的玩家尸体成为尸鬼,尸鬼会默认对杀死自己的仇敌发起疯狂的攻击,同时具备生前的某些技能。赶尸人善于使用灵符短时间混乱篡改目标的属性,给目标带来伤害的同时给目标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。主武器画符毛笔,副武器备用武器任选。

    虽然赶尸人这个职业并不受大多玩家喜爱,但是这个职业的初级技能却是让所有玩家都不敢小觑的,没错,正是赶尸人的看家技能:赶尸!这个技能虽说没有什么强大的爆发力,但是这相当于召唤了一个拥有玩家技能的宝宝!当然,赶尸冷却时间较长,一次只能赶一头,又不是赶牛,如果可以遍地赶,别的玩家还玩个屁啊!

    不得不说,赶尸人的设定令人觉得有碍于游戏和谐。当然,一阶赶尸只能制造出无任何技能的尸鬼,但是二阶赶尸开始便可以随机增加一个生前的技能给尸鬼,也就是说赶尸人所创造的尸鬼并不具备完全复制玩家角色的能力,就像现在由渣派面条尸体所化的尸鬼,正拿着权杖在普通攻击落井夏石。

    井天心中也是自嘲一笑,这渣派面条生前分明有至少9个技能,怎么就如此幸运的返还了群体恢复的技能神光普照,难道是游戏设定照顾弱者?现在的局势有些不妙,虽然仍然是5对6,但是骑云落雪这边的杀招基本都用空,而渣派那边的技能攻击才刚刚展开。更不妙的是,渣派贝尔不知道什么时候贴身了不吃老鼠,他们这边唯一的治疗职业正被渣派贝尔强攻着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放个屁!

    “掩护老鼠。”

    云雪依依和赵云雪儿迅速将炮火转向了渣派贝尔。

    坐井观天一记破晓重重地把渣派番茄推出了战圈,倒飞出去数米的渣派番茄显然脱离了神光普照的范围,就算是尸鬼的再次施放治疗也无济于事,落井夏石还相当配合刻意将尸鬼往反方向引,毕竟尸鬼的仇恨可是死死在他身上。无论如何,众人都下定决心要一个人强杀掉元素法师,不然好不容易取得的优势将彻底被逆转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风云突变,台阶之上有人影闪动,这一刻骑云公会众人心中心灰意冷:魔族的援兵到了!

    井天心中更是一沉,这个时候只能走为上策了,可是落井夏石由于反方向移动已经被魔族几人群殴,不吃老鼠也可能随时被留下,即便是逃,也不可能做到全身而退。鱼死网破算了,能带走一个是一个!井天手上、嘴上的操作也犀利了起来,所剩技能被他一股脑全部使了出来,他只期望自己在援兵抵达之前把元素法师送回魔域。

    然而,世间之事往往事与愿违,当众人的攻击将渣派番茄的血线逼入谷底的时候,一记琴风波从后方袭来,无形的音波攻击正中井天的身躯,直接打断了他最后一个可用技能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瞬,已经处于死亡边缘的渣派番茄找到了空档,开始了技能的吟唱,虽然吟唱时间并不长,但是以坐井观天的贴身站位,仍然可以出手打断这个吟唱,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,没有一个可用的技能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渣派番茄完成吟唱。

    井天本想躲开这一击,但是当看到对方魔石法杖在空中摆动的动作,井天十分确定,这一击是火焰阵。坐井观天并没有动,而是原地挥舞着手中的方天戟对渣派番茄进行着普通攻击,仿佛要靠这可怜的普通攻击斩杀对方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,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渣派番茄嘴角撇了撇,他不屑道:“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他嚣张的声音……没错此时致聋的效果都已经完全解除,之所以刚才渣派玉米能在最关键的时刻打出控制局面的一击,这多亏了渣派番茄的提醒。伴随着他自信满满的嘲讽声,井天脚下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型魔法阵,下一瞬,火焰从魔法阵中喷射而出,将坐井观天彻底笼罩在刺眼的火光当中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井天嘴角却上扬起那招牌式的一抹诡异微笑,没错他笑了,而且笑着下达了技能指令:“连祸!”

    一阶火焰阵,群体魔法攻击,从地面阵法中喷射出强大的火焰攻击,有几率使得对方进入灼烧状态或燃烧状态,每秒损耗固定气血,持续5秒。

    井天便正是因为中自己角色中了燃烧状态而笑,从他开始看到渣派番茄手中动作的那一刻开始,井天等的就是现在!此时坐井观天仿若鬼笑的恶魔一般,转身背对着正在吟唱的渣派番茄,仿佛在他眼中,背后的元素法师已经是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渣派番茄嘴角挂起一丝冷笑,不由自主地嘲讽道:“死吧,还想逃!”

    可是下一秒,他的冷笑俨然已经僵硬,发在公共频道里的话仿佛是在抽打自己的脸颊,火辣辣的疼,这叫他有种想找地缝钻进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没错,他的吟唱被打断了,而且是被燃烧状态所产生的伤害给打断了,他有一刻甚至怀疑火焰阵这个魔法被系统暗改了,已经开始对己方角色产生负面状态了。还没等他想明白,燃烧所产生的第三次固定伤害彻底掏空了他的血条,vr屏幕也瞬间灰暗了下来。